踏实仔细的秋燕

2021-02-17 13:43

而也在此刻,陈秋燕的男友也离开了她。“原本我们打算等我过完年回广州,我们就结婚的,可是弟弟出了那么大的事。我并不怪前男友,责任太重了,是谁都会犹豫的”,在两个月之后,这对原本准备结婚的恋人,以分手告终。

一人身兼三职

为了医治陈杰,陈家已经花了50多万,卖了房子还债,负债30多万,陈秋燕也同时打了三份工,挣钱还债。但变故接踵而至,原本准备过完年就嫁到广东的陈秋燕,也被男友悔婚。“我并不怪前男友,责任太重了,是谁都会犹豫的。”

如果弟弟一年前没有发生车祸,27岁的宜宾女孩陈秋燕,如今已经步入婚姻殿堂,她应该有着体面的职业和优厚的收入,她会穿上许多美丽的衣裳,和心爱的人游历四方……

从小照顾弟弟 她用打工积蓄给弟弟买了房

每天早上7点,秋燕就要起床,匆忙洗漱之后,八点前又要到一家投资公司做账。原本一天的工作量,秋燕必须在半天内做完,因为下午两点她还得赶往第二家投资公司继续做账。匆匆吃过晚饭后,秋燕还要打起精神,来到酒吧打完最后一份工。“每天回到家就已经凌晨一点了,睡觉就只有5个小时。”不过让秋燕担心的,并不是疲惫和少睡。尽管三份工作,一共给秋燕带来了5500元的月收入,但面对弟弟陈杰每天400元左右的医疗支出、一家四口的伙食费、30多万元的负债,秋燕依然觉得做得不够。为了能赚更多的钱,秋燕还做起了“微商”,帮朋友卖衣服。“你看我微信里面好多衣服的照片,但其实我从来没有摸到过那些新衣服。”秋燕说。从弟弟出车祸以来,她就再没买过新的衣服,而能穿上新衣服,曾是她小时候最期望的事。

2003年,初中毕业后,陈秋燕去了广州打工,后来靠发传单打工,半工半读考上了大专。毕业后,踏实仔细的秋燕,进了广州的“德州扑克”游戏公司工作,从行政做起,后来慢慢负责起了培训、招聘、采购和财务等工作。“那个时候我底薪就有6000多元,我终于可以买喜欢的东西,还经常周末和朋友出去旅游,每个月我还从广州飞回宜宾看看奶奶”。

来不及抚平失恋的痛苦,5月份陈杰病情突然恶化,在做完脑室腹腔分流手术之后,高烧持续10天,呕吐了将近两个月。医生建议更换引流管,可是那时候陈家已经负债累累拿不出一分钱了。于是只能通过人工体位调节的方法,不间断的改变陈杰体位。爸爸妈妈和秋燕负责轮流照顾弟弟,眼睛都不敢眨,“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颅内积液就肿起来了,你就要把他摇起来”。想起才做了喉管切除手术的时候,她更是后怕,“那时他只能用嘴巴呼吸,你不仅要一直看着他,还要注意他看他的脸色、听他的声音,万一有痰卡住了,不马上给他吸出来,很快就窒息了”。秋艳说:“那时奶奶也在住院,奶奶住三楼,他住四楼,我一会儿跑到三楼照顾奶奶,又不放心陈杰,就只有一直来回跑。当时我眼睛经常都是肿的。”

与此同时,秋燕还用自己的积蓄,在长宁为弟弟买了套房子,一切生活仿佛都顺意地进行着。在2012年,秋燕认识了她曾以为的真命天子。“当时我就想,以后把爸爸妈妈和弟弟都送回长宁,他们就在老家悠哉悠哉的养老,有了房子弟弟也能娶个媳妇,我虽然嫁到广州去了,还是要每个月都回来看望他们”,说这话的时候秋燕望着天,嘴角是微笑的。

姐弟故事

每天只睡5小时

2014年,听闻陈杰出了车祸,陈秋燕立即从成都赶了回来,面对病重的弟弟和巨额的医疗费,陈秋燕选择回到了宜宾,拼命打工挣钱。如今,她一人身兼三职。

但是现在,陈家在巨额债务面前过得捉襟见肘。午饭时间到了,陈妈妈忙着用开水烫了一颗花菜,滴几滴油,用微波炉打热一下,就是三个人的午饭了。说起这些事的时候,陈秋燕并没有掉一滴泪,甚至一直都是笑容可掬的,特别是和陈杰对视的时候,倒是旁边的陈爸爸忍不住哽咽了起来,“真的是挥霍她了,这辈子就搭进来了”。秋燕依旧笑着,握着陈杰的手对他说“喊爸爸不哭,跟爸爸说不要哭”。

陈秋燕出生在长宁县一个小村庄,家里沿袭着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。“父母很早就去了广州,我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顾弟弟。”陈秋燕说,“陈杰从小到大所有的衣服裤子,甚至内衣内裤都是我给他买。但上中专之前,我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,都是拣别人的来穿。”

然而,2014 年大年初一的晚上,一场车祸将这一切化为泡影。她年仅22岁的弟弟陈杰骑着电瓶车,撞到了路边的水泥垃圾桶,造成重型脑创伤、双肺严重挫伤、胸骨断裂,至今瘫痪在床:只有左手能动,基本失去语言功能。